愚公杂谈20220102:世界原油供给增速否跟上消费需求复苏增速?

一、供给端

2021年石油市场政治面最大的亮点是拜登通过释放战储来强势干预油价,其主要目的是干预汽油价格,但是我们看到,截止2021年底,美国汽油价格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本质原因是美国炼厂的产量低和成品油储存量低,炼油利润毛利仍然在较高水平运转,而美国政府的SPR储备原油大量释放,并未全部流入美国市场带来成品油增量,这些美国SPR战储原油甚至有很多流入了亚洲市场进行套利,这说明在2021年全球石油并非供过于求。

很多研究人员甚至是IEA在目前的观点是假设2022年OPEC+和美国原油产量持续增长最终导致石油市场供给过剩,愚公认为这只是一厢情愿,在全球石油再次面对供给过剩之前,我们可能再一次面对更加紧张的供给短缺,原因如下:回顾2021年数据,我们可以发现,自 2021 年 6 月以来,欧佩克与俄罗斯的原油出口总量之和,差不多是增加了约 180 万桶/日,月平均增幅为约 30 万桶/日,这低于外界普遍认为的40万桶/日,因此我们要进一步拆分研究内因,自 6 月以来,沙特、阿联酋和科威特的原油出口量增加了约 208.7 万桶/日,三家之和的增长幅度是高于欧佩克+整体平均增幅的,但是伊拉克和俄罗斯等产油的产能增长幅度却显著的不及欧佩克+整体平均增幅,因此导致了整体增产结果并未达到预期。进一步的,如果2022年世界需要欧佩克+进一步提升产能到40万桶/日,靠谁增产?从上述分析来看,显然只能靠沙特、阿联酋、科威特、美国,而这一次,仍然存活的美国页岩油企业,显然没有任何动力去破坏石油市场上涨趋势,沙特、阿联酋、科威特也刚过上好日子,那么其他国家(如俄罗斯/伊拉克/委内瑞拉/伊朗/巴西)能否扛起高成本低收益率的大旗以帮助世界人民及时增产石油,十分值得怀疑。

需求端

目前,世界各国的石油消费水平,除航煤需求尚未完全恢复外,成品油消费需求基本都已经回升到疫情之前水平,一旦航煤需求出现快速增长,可以预期世界石油消费水平将会有短暂超越疫情前水平的可能性。

结论,简而言之,在各路能源分析师乐观预期2022年石油重回供给过剩之前,大家应该先仔细想想那些低成本增产的原油将从何而来?万一世界石油消费需求增速快于原油供给增速,油价势必在短时间内做出爆发式上冲!

发表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