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视野20220220:俄乌危机杂谈

新年以来,在美国的扇风点火下,俄乌危机不断升级。今天我们简单谈下俄乌危机

20世纪90年代以前,苏联在东欧成立了军事同盟华沙条约组织(华约)以及经贸组织经济互助委员会(经互会)。苏联在华约框架下将抵抗北约战略防线顶在东德、保加利亚、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一代,远离苏联本土。1990年前后,随着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新思维以及苏联沉重的经济负担,东欧国家脱离苏联控制,苏联和华约解体,两德实现统一,戈氏单方面防线后撤同时未要求北约对苏联(俄罗斯)做出书面安全承诺。自上世纪90年代起,北约经过几轮东扩,吸纳了包括前苏联波罗的海地区在内的几乎所有东欧国家,俄罗斯战略防线退守独联体国家,其国家安全受到极大威胁,禁止除波罗的海外的前苏联国家加入北约或在其领土部署北约进攻性武器是俄罗斯安全红线。

前苏联基于管控加盟共和国及支援边疆建设的考虑,在各加盟共和国都有俄罗斯族人口数量占统治地位的地区,例如爱沙尼亚纳洛瓦,乌克兰克里米亚、顿巴斯,摩尔多瓦德涅斯特河,格鲁吉亚南奥赛梯和阿布哈兹,以及哈萨克的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这为俄以保护境外俄族名义干涉有离心倾向的独联体国家内政提供了基础。不论2008年出兵格鲁吉亚南奥赛梯和2014年支持顿巴斯民兵组织,都是俄版人权大于主权的实际操作,目的是在争取加入北约的前苏联国家制造分裂,限制该国加入北约进程。2013年时任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暂停乌克兰欧盟联系国协议引爆乌克兰危机,基辅新政府彻底倒向西方,俄罗斯推动克里米亚入俄,支持分裂组织顿涅斯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之后,法国、德国、俄罗斯和乌克兰牵头签署明斯克协议,协议未涉及克里米亚地位问题,支持顿巴斯为乌克兰领土一部分,提出乌克兰宪法改革和顿巴斯地方选举和自治。自那以后,明斯克协议是维持东乌脆弱平衡核心内容。2020年底基辅颜色革命总指挥拜登入主白宫后,乌克兰危机再次爆发只是时间问题

俄方为维护自身战略安全,一方面与美国和北约就对俄安全保障谈判,一方面为自身构建两条外围防线第一条是乌克兰顿巴斯、摩尔多瓦德涅斯特河、格鲁吉亚阿布哈兹及南奥赛梯地区,维持上述三国不统不独牵制当地政权加入北约符合俄罗斯国家安全利益。即使俄自2008年承认阿布哈兹及南奥赛梯独立,也不意味俄改变上述战略,俄无能力、意愿吞并上述地区,如果上述三国以放弃争议领土为代价申请加入北约,俄将在上述三国制造新的争议地区并使问题更加复杂。这里提下克里米亚问题,克里米亚与南奥赛梯、阿布哈兹、德涅斯特河及顿巴斯不是一个性质,俄罗斯认为是赫鲁晓夫1955年将克里米亚划给乌克兰,出卖了俄罗斯传统领土及核心利益,所以现在俄罗斯官方称克里米亚入俄为回归。俄利用顿巴斯牵制基辅加入北约,而克里米亚问题不容谈判。第二条防线是包括白俄、哈萨克、塔吉克、亚美尼亚、吉尔吉斯、俄罗斯在内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年初集安组织出兵努尔苏丹平暴强化了集安在前苏联区域内的作用,未来集安有可能作为一个小华约组织来保卫俄罗斯周边安全。

美国及西方不断激化东乌矛盾,西方提出,若俄入侵乌克兰,后果将十分严重。这个表态本身就很模糊和混乱。如西方指的是非顿巴斯、克里米亚的乌克兰,那俄没有理由和实力入侵,俄的目的是通过明斯克协议维持乌克兰分裂状态并防止其加入北约。如西方指的是包括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在内的乌克兰,那按西方逻辑俄从2014年已经入侵乌克兰,美应向俄提出立刻从克里米亚撤军,停止支持东乌分离分子,否则对俄实施制裁和开战。西方关切的俄在边界部署十万部队的问题,我想是这样的: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分别在2008年和2014年出兵解放南奥赛梯和顿巴斯。俄军沉兵边界,正是防止基辅当局对东乌进攻升级地区局势。2月16号之后东乌形势趋于紧张,乌克兰方面动机有以下几种可能1 乌克兰独立决定出兵解放顿巴斯; 2迫于对美交代的压力,乌克兰作秀进攻东乌;3 乌克兰依照美国指令进攻顿巴斯。其中2的可能性最大,3的可能性不能排除。俄罗斯及顿巴斯的反应有以下几个可能。1 顿巴斯配合乌克兰作秀;2顿巴斯独立抵抗乌克兰进攻;3 俄罗斯人力物力支援顿巴斯抵御乌克兰进攻;4 俄军参战;5 俄罗斯承认顿巴斯独立并支持其他乌克兰地区自治。这里1、3、5的可能性都有。虽然乌克兰依照美国意图忽略其自身利益考虑进攻顿巴斯可能较小,但一旦乌方采取冒险行动,那其面临玉石俱焚的处境并全面升级东乌紧张局势,美方也可借此推出对俄新版制裁。

前苏联任何一个政权没有可能加入北约,否则就是下一个顿巴斯问题,预计美俄双方将长期围绕顿巴斯、德涅斯特河、南奥赛梯一线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