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视野20220222:乌克兰局势急转直下

周一午夜,普京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承认顿涅斯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独立,并签署俄罗斯与上述两国友好互助条约,俄军将有权依此进驻顿巴斯,乌克兰局势急转直下。

先前我分析了乌克兰的可能三种情况,及俄罗斯应对的五种情况,结果朝着最不利和平解决的预测方向发展。(老牛视野20220220:俄乌危机杂谈)我不认为俄是按美预设剧本奥运前后入侵乌克兰,因为俄在过去八年有大把时间和机会承认东乌克兰独立。事态更像我们之前预测的美直接插手指挥乌克兰军队对东乌进攻或者俄外交和战略资源被耗尽后的强力反击。明斯克协议已经废除,等待乌克兰和俄罗斯的都是最差结果。如果接下来美挑动乌克兰、格鲁吉亚及摩尔多瓦等古阿姆组织成员国加入北约,那俄将支持上述三国更多领土寻求自治,并将启动南奥赛梯、阿布哈兹及顿巴斯入俄。等待俄罗斯的是一系列强化版制裁,北溪二天然气管道充满不确定性。

去年年底我曾咨询过一个俄罗斯朋友,其老家在离顿巴斯停火线100公里的位置 ,在当地有600亩地。他叫瓦洛佳,与普京、泽连斯基同名。他介绍说,顿巴斯占乌克兰一半左右的税收,以前工业体系发达,矿产资源丰富。14年颜色革命后,顿巴斯工业荒废,人员流失,大多数人去了西欧,也有部分选择移民莫斯科。顿巴斯免关税对俄出口,并纳入俄统一商品销售系统。我咨询他怎么看顿巴斯危机,他说如果乌克兰对东乌进攻,事态严重升级,俄将反击并占领更多乌克兰土地。他幻想俄军入乌,那样他的600亩地将大幅度升值。

在俄罗斯民间,象瓦洛佳这样略带鹰派的言论并不多,大多数人认为紧张局势是美预设场景,莫斯科没有战争迹象并且不需要更多土地。但事态发展朝瓦洛佳预设场景发展,并且不排除危机继续扩大可能

自沙俄以来,这种公投或者承认他国争议地区独立的故事不断上演,图瓦、蒙古、摩尔多瓦、南奥赛梯、阿布哈兹、克里米亚都是这种版本的不断重复。俄核心安全诉求没有得到应有尊重,但这种以牺牲它国利益来强化自身安全的做法,很难被西方世界接受。俄将在集安组织内武力平定任何来自西方的威胁。美对俄制裁有伊朗化的可能,例如:限制任何设备中核心组件来自西方的商品出口俄罗斯;限制和禁止俄能源、武器出口;限制俄物流公司进入西方市场;全面金融制裁。世界能源、粮食及原材料市场供应充满不确定性。

这里补充下OPEC+的背景。沙特和苏联历史恩怨100多年。苏联是第一个承认沙特的大国,时任苏联驻沙特大使为苏联穆斯林阿基莫夫。但苏联对沙特输出红色革命,斯大林肃反枪毙阿基莫夫,严重恶化苏沙关系。之后沙特发现石油,英国势力进入沙特,苏沙关系迅速冷淡。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面临长期车臣战争和恐怖主义威胁,俄方情报显示,车臣背后主要金主来自沙特,并且有大量穿阿拉伯长袍的恐怖分子在车臣参战。特朗普当选总统前后,沙特改变100年来的王位轮换继承顺序,由老萨勒曼传位小萨勒曼,沙特需要大国对其安全保护。俄罗斯在此期间经历克里米亚及顿巴斯危机,其融资渠道匮乏,打开中东融资渠道是其外交选项。沙特国王百年来首访莫斯科,开启了一系列沙俄合作,包括成立OPEC+。在乌克兰局势严重升级,美国制裁紧随其后的背景下,美国是否能够允许俄罗斯在OPEC+有重要话语权?OPEC+不排除解体退回到OPEC的可能。

乌克兰的位置,决定其只能选择类似哈萨克那样的中立立场。挟美自重,不断消耗俄外交和战略资源,将面临亡国可能。不论乌领导任何演说,都无法解释失去一个又一个领土的现状,乌加入北约和在其领土部署进攻武器遥遥无期,这是俄战略红线。未来不排除乌克兰继续失去对哈尔科夫、敖德萨等地管控的可能性,乌克兰可能变成内陆国家。

自德国新政府上台以后,其不断打破过去默克尔政府在中美俄关系上保持中立的外交政策,加紧围堵俄罗斯,甚至不惜以取消北溪二天然气管道作为威胁筹码。俄罗斯承认顿巴斯独立后,北溪二前景充满不确定性,而德国将为此付出高气价、通胀等一系列代价,对俄金融、原料、能源及高技术出口限制也将重创德国企业。

在这场零和游戏里,俄乌欧三方没有赢家。明斯克协议已经被打破,新的平衡遥遥无期。东欧动荡加剧,也更加离不开美国,唯一的赢家,可能就是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