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盼天然气视角20220303:俄罗斯LNG对全球影响

本文将从俄罗斯LNG项目情况俄欧LNG贸易流俄罗斯LNG长约情况LNG定价四方面来论述俄罗斯LNG对全球的影响。

一、俄罗斯LNG项目情况

1、产能上,当前俄罗斯仅有3套装置在产LNG,年产能共计2766万吨

2、地理方位上,Sakhalin2位于亚洲地区。亚马尔位于北极地区,到亚洲有两条路线可以选择,东向航道可较苏伊士运河航道节省13400公里, 20天左右即可到达,较苏伊士运河航线节约20天左右。但西向航线可全年通行,东向航线每年7~11月可以通行,但是近年来随着温度升高和破冰船的进展,21年2月已有船只经东向航线进入中国。21年10月12日,俄罗斯副总理Yuri Trutnev表示将在22年或23年使东线可以全年通行。

3、从出口量上看,符合季节性规律,淡季检修,旺季增加出口。21年Sakhalin 2大修,导致出口量骤减。预计今年情况好转。出口流向也与装置所处位置吻合,Sakhalin 2全部供应亚洲,绝大多数为日本,从股权分配上也可以理解,日本三井与三菱共同拥有项目22.5%的股权。Yamal主要供应欧洲,在淡季时,叠加北极航道的便利,运往中国。从项目所属上,CNPC拥有20%股权。

4、以出口量/产能计算开工率,各装置基本处于满负荷运行。

二、俄欧LNG贸易流

欧洲进口主要来自卡塔尔、美国、俄罗斯、阿尔及利亚和尼日利亚,其中美国快速增长。这五个国家中,今年只有美国有新装置投产,共计约10MTPA。即欧洲完全制裁俄罗斯,需要改变当今全球LNG的贸易流才能保障自身的需求。

美国今年新投产装置主要为Sabine pass T6(4.5MTPA)和Calcasieu Pass(5.6MTPA)。根据两装置所属公司的长约情况,理论上可以将所有产量卖至欧洲。按照19年以来欧洲自俄的LNG进口情况,仍需要从其他国家购买3~4百万吨LNG

今年的LNG需求受到多种因素影响,包括创纪录的高价、俄罗斯管道气、欧洲脱碳、新能源使用情况等等。

三、俄罗斯LNG长约情况

从下表中的Yamal和Sakhlin 2可以看出,两个工厂均以长约为主,仅有少量现货出售。Sakhlin 2主要买家为日本公司,而Yamal的长约仅有300万吨/年的量是送至中国,其余均为各大公司签署的Portfolio合约,合约量达到1420万吨/年,其中仅有一份250万吨/年的DES合约,签署公司为西班牙Naturgy.

根据目前的市场消息,仅有英国禁止俄罗斯船只靠岸,而不禁止来自俄罗斯的货物。若此行为扩散至整个欧洲,则西班牙的长约最可能受直接影响。欧美的制裁本着“最大化影响俄而自身受损最小”的原则,对于其他FOB货物直接禁止的可能性较小。但是目前SHELL BP已经表态要退出俄气的投资,其他各家公司也可能处于观望状态。从上周俄罗斯乌拉尔原油贴水10美金都没有销售出去的情况以及本周的原油贸易情况来看,各公司短期内与俄罗斯接触的欲望不强。

最不利情况推测,整个Yamal项目将有1420万吨/年的量受影响,约占全球LNG需求量的3.4%,占欧洲LNG需求量的15%。若此批货物全部被亚洲买走,而欧洲从其他地区买入,则对船运需求增加,运费将会增长,但目前运费仍然稳定。

、LNG定价

全球LNG贸易中,一般认为JKM价格取决于TTF。从边际成本的角度考虑,大量可出售现货来自美国,若亚洲更需要货物,则需要JKM-运费高于TTF-运费,既JKM的定价成本来自TTF和美国到欧洲、亚洲的运费差,这也是跨区套利的理论基础。

但是,若欧亚定价的锚定物出现改变,则JKM/TTF价差可能以新的逻辑运行:

若人为剔除俄罗斯的供应,在自由市场的情况下,则欧洲需要以较高的价格从其他地区吸引货物流入。在TTF和JKM平水的情况下,美国货更愿意销往欧洲,但是仅仅依靠美国增量显然不能抵消俄罗斯的缺失。因此欧洲必须加大从非洲、卡塔尔乃至从来没有对欧洲出口过的澳大利吸引货物,因此TTF需要高于JKM,在这种情况下,欧洲LNG的定价应锚定中东、澳大利亚等可获得货物中成本最高的,而在此情况下,美国货物受益最多。

亚洲将在中东、澳大利亚货物上直接与欧洲展开竞争,中东到西北欧的运费比到日韩贵$0.3/mmbtu,澳大利亚到西北欧比到日韩贵$1.9/mmbtu。若欧洲需要从中东和澳大利亚拉走LNG,则需要比JKM高$0.3~1.9/mmbtu。这种情况下,东西方都增加获取成本,将全球LNG价格中枢提高,并且两遍供需动态直接博弈,增加市场波动率,TTF价格需要长期高于JKM

若西方主要国家和公司仍然表示不接受俄罗斯的货物,则可将俄罗斯的LNG近似的比作伊朗的原油。前期制裁紧的时候,俄罗斯的供应消失,JKM/TTF走上述逻辑。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出现在市场上,而且仅供给某个或某几个国家,假设仅供给一个国家,那么该国可以完全从JKM现货市场中退出。如此,则可以降低JKM的价格中枢,进而降低欧洲获取货物的成本,达到降低TTF的目的。但对于其他国家,锚定物仍然为中东、澳大利亚货物,价差逻辑不变,但是绝对价格可能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