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冲突:对谷物和油料市场意味着什么?

作者:Internationale Nederlanden Group(荷兰国际经济与金融分析公司)

数据来源:USDA ;ING research。

我们正在目睹的乌克兰事件将粮食安全问题推上了中心舞台。供应链中断,再加上(市场对俄罗斯的)自发制裁已将谷物价格推向多年的高点。鉴于俄罗斯和乌克兰对谷物市场供给的重要性,供应前景的不确定性意味着价格仍将居高不下且持续波动。

摘要

  • 俄罗斯和乌克兰对农业市场的重要性
  • 俄罗斯和乌克兰是谷物生产大国
  • 乌克兰方面的影响
  • 俄罗斯方面的影响
  • 不断变化的贸易流和可能的替代
  • 预计美国的春季种植会很强劲

一、俄罗斯和乌克兰对农业市场的重要性

你不需要多看谷物和油料市场最近的价格趋势,就知道俄罗斯和乌克兰对全球市场的重要性。CBOT小麦今年已经上涨了70%以上,价格突破13美元/蒲,交易量达到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玉米的表现也很强势,今年反弹了近30%,达到了2013年以来的水平。最后,大豆已经反弹了25%以上,一度突破17美元/蒲,这是自2012年以来未见的水平。诚然,大豆的走强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南美作物减产,但也受到棕榈油市场吃紧的支撑,以及对乌克兰和俄罗斯(程度较小)葵花籽油供应的担忧。

持续的不确定表明谷物和油料市场将继续计入(市场的)显著风险溢价。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出口供给的损失大大收紧全球小麦和玉米的平衡,从而改变至少小一季的前景。

二、俄罗斯和乌克兰是谷物生产大国

乌克兰是一个重要的谷物生产国。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2021/22年预计玉米产量达4200万吨,预计出口总量达3350万吨。这将使乌克兰占全球出口总量的17%左右,并成为世界第四大玉米出口国。

同样,在谈到小麦时,乌克兰也是一个大生产国。美国农业部估计它在2021/22年度的产量为3300万吨,而出口总量预计为2400万吨。这将使乌克兰成为第三大出口国,在全球出口市场占有近12%的份额。

从谷物视角转向油料,乌克兰是(全球)最大的葵花籽生产国,美国农业部估计2021/22年度的产量为1750万吨,占全球产量的30%以上。乌克兰还拥有庞大的国内压榨业,其中有相当数量的葵花籽粕和葵花油出口。

据估计,俄罗斯2021/22年度将生产7550万吨小麦,尽管近年来的产量已经超过8500万吨。据估计,本季度的出口量约为3500万吨,这将使俄罗斯成为最大的出口国,几乎占全球出口供应的17%。至于玉米,俄罗斯是一个不太占主导地位的供应国。据估计,2021/22年度的国内产量约为1500万吨,而出口量预计将在本季度结束时达到450万吨。

俄罗斯也是第二大葵花籽生产国,占全球产量的27%。像乌克兰一样,这些大部分将在国内加工,任何出口都是以油和粕的形式。

三、乌克兰方面的影响

对乌克兰的担忧将在很大程度上与国内生产以及出口流动中断有关。乌克兰港口已经关闭,根据乌克兰海事局的说法,可能会继续关闭,直到冲突结束。尽管一旦冲突缓和,船东在停靠这些黑海港口方面可能仍会有一些犹豫,而保险公司也可能不愿提供必要的保险。

根据乌克兰农业部的最新数据,截至2月23日,2021/22年度小麦累计出口量为1796万吨。可以肯定的是,自那以来,这个数字没有明显增加。鉴于本季度预计出口总量为2400万吨,从现在到6月底,乌克兰仍有25%左右的出口量要出口。考虑到持续的冲突,这将是困难的。

此外,2022年冬小麦还在地里,持续的冲突可能会极大地扰乱畜牧业和必要的施肥。因此,假设冲突在2022/23年7月份收割开始之前结束,我们仍可能看到产量降低,进而影响到下一季的产收成。此外,如果冲突持续下去,有可能不是所有地区都会在下一季收获。

至于乌克兰玉米,仍有相当数量的2021/22年作物需要出口。根据政府数据,截至2月23日,乌克兰出口了1898万吨玉米。就像小麦一样,自那以后,这一数字不太可能增加。考虑到本季出口总量预计为3350万吨,6月底前仍有约43%要发货。有一个风险是,其中很大一部分将无法进入市场。

玉米的供应风险可能也会持续到下一季。春季种植季节即将到来,如果当前的冲突持续到春末,很难不看到2022/23年度玉米种植季(规模)大幅下降。葵花籽在2022/23年度作物中面临着与玉米相同的风险,种植可能会推迟,而且种植量会显著降低。

乌克兰从2021/22年仍有相当数量的谷物要出口(百万吨)

四、俄罗斯方面影响

我们当前所能看到的让市场感到担忧的是俄罗斯大宗商品的自我制裁。俄罗斯实施自我制裁的额外风险似乎也使买家不愿向俄罗斯的供应作出承诺。对于一些买家来说,目前还可能存在声誉风险的因素。此外,银行不太愿意为俄罗斯大宗商品贸易提供资金,这将进一步拖累俄罗斯供应进入全球市场。

现在俄罗斯的困境是市场正处于自发制裁俄罗斯大宗商品的状态。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的额外风险似乎也使买家不愿向俄罗斯的供应作出承诺。对于一些买家来说,目前还可能存在声誉风险的因素。此外,银行不太愿意为俄罗斯大宗商品贸易提供资金,这将进一步拖累俄罗斯供应进入全球市场。

最新的政府数据显示,截至2月17日的2021/22年度,俄罗斯出口了2520万吨小麦,假设整个季节的出口量为3500万吨,那么本季仍有约28%的小麦需要出口。自战争以来,俄罗斯的发货量可能比乌克兰的发货量保持得更好,然而,考虑到(市场对俄罗斯的)自发制裁,(小麦发货)速度可能已经放缓。

评估(市场)自发制裁程度以及由此产生的影响较为困难。我们在大宗商品领域看到了这种情况,那里的贸易正在受到打击。然而,当谈及粮食时,我们确实需要考虑粮食安全。因此,虽然我们可能会在短期内看到俄罗斯谷物的需求受到冲击,但这可能是不可持续的,伴随着主要消费国将开始越来越担心食品通胀及其可能导致的潜在动荡。我们只需要回顾阿拉伯之春,就能看到食品价格上涨的影响。此外,如果我们看到进一步的更广泛的制裁,粮食不太可能被纳入制裁范围。

对俄罗斯商品的自我制裁可能会减缓2021/22年小麦出口的步伐(百万吨)

五、不断变化的贸易流和可能的替代

供应中断引发了人们对粮食安全的担忧。如果这些中断持续下去,我们可能会看到来自主要消费国为了确保充足的供应而更强劲的购买。在当前的不确定性中,中国已经下令其相关机构确保充足的供应。中东和北非的主要进口国可能也希望确保自己坐拥充足的库存,希望避免我们在上个十年初看到的“阿拉伯之春”的重演。

至于小麦,中国已经做出了调整,取消了对俄罗斯小麦的所有限制。此前,由于植物检疫方面的担忧,俄罗斯的进口受到限制。鉴于中国不太可能遵循任何西方制裁措施,中国可能会成为一系列其他俄罗斯大宗商品的买家。

如果中断持续下去,植物油市场可能会出现更多的替代。尽管乌克兰和俄罗斯的供应问题出现之际,包括棕榈油在内的一些其他市场已经吃紧。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更多对豆油的替代,这将再次利好大豆压榨商,并最终推动大豆价格。由于棕榈油市场吃紧,我们最近已经从全球最大的植物油进口国印度看到了这一趋势。考虑到乌克兰和俄罗斯目前对葵花籽油的潜在干扰,这一趋势可能会加强。

印度植物油进口可能更多地转向豆油(吨)

六、预计美国的春季种植会很强劲

鉴于谷物和大豆目前处于数年高位,我们预计春季将看到美国农民的强劲种植,使得美国春小麦、玉米和大豆面积有可能增加。在俄乌冲突之前,小麦和大豆种植区已经有了这样的预期。但考虑到最近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玉米可能会有更多的种植面积。尽管如此,农民在决定种植意向时,会考虑到较高的投入成本,特别是化肥。美国农业部将在3月底发布其预期种植报告,这将更多地阐明农民可能会做些什么。

如果我们看到乌克兰和俄罗斯的供应长期中断,其他生产国增加种植可能会有帮助,但显然不会抵消这些黑海生产国的全部部出口量。在这种情况下,全球平衡将收紧,从而为价格提供支持。然而,目前预计市场仍将保持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