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视野20220311:前苏联地区的土耳其元素

3月10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乌克兰外长库列巴在土耳其安塔西亚举行俄乌冲突以来首次高层会晤,没有取得任何进展。下边我们盘点下近年来土耳其在政治、军事、能源等领域染指前苏联的若干事例。

一、突厥国家联盟

2009年10月,土耳其、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在第九次突厥语国家首脑峰会上签署协议,成立了突厥委员会。

2021年11月12日,在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第八届峰会上,土耳其、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阿塞拜疆六国领导人宣布, “突厥语国家委员会”改名“突厥国家组织”。

突厥国家联盟的形成对于周边国家有不少的隐患,特别是俄罗斯,对此格外忌惮。

土耳其拉拢5个国家成立的“突厥国家组织”,也是苏联解体之后的首个以国家形式组成的突厥联盟,而中亚地区就差一个塔吉克斯坦,这也说明土耳其已经深度介入中亚。中亚国家与俄罗斯关系紧密,在苏联时期,中亚国家都是苏联的加盟国,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也对这一区域有着极深的影响。可是,土耳其现在竟然在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动手脚,这很明显是在削弱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

二、纳卡战争

2020年11月10日,自1994年以来规模最大、烈度最强的纳卡冲突戛然而止。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经历一个多月的殊死较量后,最终接受了俄罗斯主导的停火协议。俄罗斯派出维和部队进驻纳卡,强力维稳的意思相当明确。俄罗斯事后一句“土耳其维和部队不会进驻纳卡”,打退了其他任何一方对俄罗斯势力范围的试探。

土耳其向阿塞拜疆提供的Bayraktar TB2无人机,又称:贝拉克塔TB2型,外观设计类似于美军的RQ-7,采用单机体、双尾撑、倒V型一体式垂尾结构,只是个头大了许多,机长6.5米,翼展12米,最大起飞重量630公斤,最大时速130公里,续航时间超20小时,活动半径为150公里。设计之初仅为侦察机,机载设备只有一个光电仪,后来机翼下四个挂点,虽说挂载能力不足,但是通过使用微型制导弹药弥补。

在南高加索战场上,这款无人机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究其原因对手缺少有效地应对手段,亚美尼亚没有针对无人机提升自己的防空作战能力,在实战情况当中,在空中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从公开的视频可以看出亚美尼亚的部队遭遇了无人机的连续攻击,损失相当惨重。

三、乌克兰出售无人机

乌克兰据称拥有约20架土耳其“Bayraktar TB2”无人机,与没有在激烈冲突中使用过的以色列无人机相比,土耳其无人机在乌克兰的严重冲突中证明了自身的价值——这些无人机在当地袭击了俄罗斯的车队。这些无人机给这个本已局势复杂的地区制造了更多的动荡因素,同时还危及了土耳其与阿尔及利亚和俄罗斯等大国之间的关系,并给北约和西方的多边倡议带来了麻烦。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涅边贾此前曾表示:“土耳其向乌克兰提供无人机铸成大错,这种武器最终不仅会用来打击俄罗斯,也会打击土耳其自己。”

四、土耳其购买俄罗斯S400导弹

虽然美国提出了多次抗议,但是俄方于2021年底前已经提前向土耳其等用户交付了大批S-400远程防空导弹系统。土耳其已经接收了全套S-400导弹,并且支付了全部的款项共计25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方面对土耳其无视威胁坚持引进俄制防空系统的决定十分恼怒,驻安卡拉的美国武官在抗议无效后脸色铁青离开土国防部,并威胁要对土耳其进行新一轮的制裁,包括继续将土耳其排除在F-35隐形战斗机的项目之外,不准土耳其获得这款已经付出大量资金的五代机。

五、俄罗斯大使遇刺事件

2016年12月19日,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卡尔洛夫在安卡拉参加一个艺术展活动时遭枪击,受伤严重不治身亡,另有三人轻伤。枪击者已被击毙。据悉,枪击者在射击卡尔洛夫后表示:“别忘记阿勒颇,别忘记叙利亚。”

六、俄罗斯飞机被击中事件

2015年11月24日,俄罗斯一架苏-24战机在土耳其与叙利亚边境坠毁。事后,双方确认了这一消息,并先后表示,该架战机系被土耳其F-16军机击落。土耳其方面则辩称,该国有权击落侵犯领空的外国战机,其立场似乎显得十分坚定。然而,事件发生不久后,该国突然宣布紧急召集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大使 。

2015年11月24日,继战机被土耳其击落后,俄罗斯军方又有一架直升机遭遇不测。一架米8直升机在搜救被土方击落的苏24战机飞行员时遭到地面武装人员攻击,飞机受损后迫降,机上一名海军陆战队队员被打死 。

2015年12月3日俄土外长在俄战机被击落后的首次会面,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新一轮“口水仗”再次开启。2016年6月27日,俄罗斯和土耳其官方均宣布,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土方2015年11月击落俄方苏-24战机事件向俄总统普京致道歉信。

土耳其天然气管道

七、土耳其溪管道

2018年1月8日,土耳其溪管道建成通气。土耳其溪由BOTAS 与GAZPROM 合资兴建,设计管输能力315亿立方米,向土耳其和通过土耳其向南欧和东南欧输送天然气。2021年俄气通过土耳其溪管道输气159.8亿立方米。

1、TANAP 管道

将阿塞拜疆天然气通过土耳其输送到欧洲,年输送能力160亿立方米,60亿立方米天然气输往土耳其,其余输送欧洲。管线起始于阿塞拜疆巴库,途经格鲁吉亚第比利斯,土耳其艾尔祖卢穆,土耳其安卡拉到达土耳其希腊边境,全长1850公里。

2、TAP 管道(TANAP延长线)

管线跨亚得里亚海将阿塞拜疆里海天然气输送到欧洲。管线起始于土耳其、希腊边界TANAP 管线终点,穿越希腊和阿尔巴尼亚以及亚得里亚海,最后在意大利南部上岸,全长878公里。TAP 管线设计输送能力100亿立方米/年。后期将提升到200亿立方米/年,TAP 线从2021年10月开始投入运营。土耳其正在协调土库曼斯坦里海天然气田通过TAP管道实现对欧输气。

3、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原油管道

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管线全长1789公里,是一条将ACG(Azeri–Chirag–Guneshli )油田所生产的原油运送至地中海沿岸的管线。该管线起点为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经过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最后到达土耳其位于地中海的杰伊汉港口。这是前苏联地区第二长的管线。

综上所述,俄罗斯-土耳其在政治经济能源及军事领域,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俄罗斯借助土耳其溪打开能源输欧通道,S400军购捆绑双方防务合作,但土耳其对乌出口无人机用来打击俄罗斯军队,协助阿塞拜疆击在纳卡战争中击败亚美尼亚,TANAP 天然气管道及巴杰原油管道对俄罗斯能源出口形成直接竞争以及在俄罗斯传统后院中亚及外高加索地区推行突厥国家联盟,威胁到俄罗斯核心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