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库欣如此重要:一起来看下WTI标准交割地

作者:By Daniel Brusstar and Russell Karas 

发布时间:27 May 2020

转载于:CME

新冠肺炎大爆发及2020年3月举行的OPEC+会议无果而终,让全球原油需求急剧下滑、供给严重过剩,原油市场在物流、仓储和金融方面承受着极大的压力。随着需求坍塌及炼厂开工率接近历史最低水平,原油库存利用率水平大幅抬升。由于墨西哥湾沿岸原油出口下滑,套利价差走势迅速反应出市场基本面的变动,重新引导原油重新流入库存当中。 

因此,原油市场的压力反应到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轻质低硫原油期货合约(也称WTI期货)价格走势当中,这是一种在库欣枢纽以轻质低硫型原油为现货交割标的的期货合约。WTI期货的现货交割制度与基础的实货市场密不可分。在期货到期日,交易所将选择交割或者接收现货的多空双方进行匹配。由于近期原油市场的需求(炼厂加工量低迷)和供应(库存增加)极度失衡,而买卖双方在WTI 2005合约到期前一天才平掉其所持有的期货头寸,导致负油价的出现。在供给过剩和需求低迷的情况下,大宗商品市场可能出现负价格,正是这些市场环境导致WTI2005合约出现出现前所未有的价格。

受到监管的期货市场为买卖双方提供进行期货交易的场所,并为他们的交易提供财务担保。尽管出现了极端的市场情况,WTI期货最终为期货与现货市场回归提供了有利条件,并发挥了其作为原油市场买方双方中央结算机构的作用。本文进一步介绍了库欣作为贸易和仓储中心的优点,尤其是库欣作为全球基准交割地在管道网络、仓储物流和价格发现等方面的优势。当市场参与者在库存利用率水平抬升的情况下对冲价格风险时,这些优势都是至关重要的。

库欣物流情况概述

作为全球定价体系的核心,库欣枢纽为芝商所(CME Group)轻质低硫原油期货合约提供现货交割机制。1938年WTI期货合约首次上市,库欣拥有一个由管道、炼厂和库存终端组成的管网,是非常活跃的原油现货市场交易地。现如今,库欣拥有24条管线和20个原油储存终端,是全球原油市场供需的关键纽带。

根据EIA数据,截至2019年9月,库欣总库容是9100万桶,实际可用库容为7600万桶。2020年2季度,库欣的总库容接近1亿桶。EIA定义了库欣地区和国防区域石油管理局(PADD)所划分区域的“实际可用库容”和“储罐净体积”。一般而言,考虑到每个储罐都得把灌顶和罐底预留出来给终端操作员管理,而他们通常无法100%的利用整个罐体,所以,实际可用库容约占整个储罐体积的85%。[1]

[1]说明,美国被划分了5个PADD(国防区域石油管理局)区域,以便对石油产品的供应和流动进行详细分析。

库欣地区的管道基础设施非常发达,输入库欣的管道能力为370万桶/日,从库欣输出的管道能力为310万桶/日。输入管道主要运输加拿大及美国页岩油区块(包括巴肯、奈厄布拉勒、二叠纪盆地)所产的原油。输出管道将开采出来的原油运输至美国中西部区域(PADD2)和墨西哥湾区域(PADD3)的主要炼油中心。 

库欣能成为全球原油基准交割地,不仅仅因为库存和管输能力,还因归功于库欣地区不同运营商之间强强联合。WTI 原油期货合约可以通过Enterprise或者Enbridge管道设施进行交割,也可以通过与之相通其他管道进行交割。Enterprise终端设施为库欣提供了一个关键的连接点,让库欣每月可以运输数千万桶的原油。选择在WTI期货到期日后接收现货的企业,必须拥有与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在库欣的交割地相连通的库存或者管道。在那里,该企业可以选择将石油储存起来,或者通过相连通的管道将原油运输至美国中西部(PADD2)的炼厂或者墨西哥湾地区。

WTI期货的现货交割机制建立了期货与实货市场之间直接联系,期货市场还为买方双方提供了具有财务担保功能的交易场所。此外,库欣终端运营商还要求企业在交割之前提供出油管道名称,以确保原油在交割时按计划流动。 

市场概况

2020年上半年,全球原油市场前所未有的供需状况让石油行业面临巨大的压力,随后企业对大幅波动的价格做出反应,对冲掉需求塌陷和原油库存大幅上升导致的价格风险。 

纽约港的RBOB汽油期货合约(“RBOB期货”)是美国新冠肺炎破坏能源需求的第一个反应指标。早在2020年3月23日,当汽油期货价格降至20年以来的低点0.376美元/加仑时,RBOB汽油期货市场就预示着投资者对需求塌陷的担忧。RBOB汽油期货是唯一一个24小时交易的期货合约,所以该期货成为全球汽油的重要标准。2020年1季度,RBOB汽油期货合约日均交易量达到23万手,2020年4月23日当天,持仓量达到38万手。

由于新冠病毒爆发的时间点处于夏季出行高峰期,因此,疫情对汽油需求的影响更为直接。从历史上看,由于夏季是驾驶高峰期,汽油库存将在冬季增加。随着夏季驾驶高峰期时间明显缩短,汽油期货价格以比原油价格更快的速度下跌,下图中的裂解价差反映了这种现象。

从美国炼厂的开工率下滑就能看出,针对汽油价格快速下跌,炼油厂对价格信号快速做出反应,下图显示炼厂开工率降至2008年雷曼金融危机后的低点。

然而,美国原油减产量并未像炼厂降负量那么大。这就导致市场参与者将生产出来的原油转移到储罐中,市场对库存的需求增加。随着全球范围内原油供给过剩和需求坍塌,套利价差不利于美国原油出口。出口已经成为美国原油外输的主要通道,这使得美国原油成为全球原油市场的边际供应量。

原油供给过剩的第一个价格信号就是美国内陆原油现货价格快速下跌。2020年3月下旬,WTI米德兰和WTI休斯顿的价格与WTI期货结算价之间的价差不断扩大,成为美国原油市场供需失衡的早期指标。这种价差让市场参与者直接将原油运至库欣的库存中。下图是2020年3月-4月份美国内陆地区不同等级的原油价格走势图。在2020年4月21日到期时,WTI 原油期货让期货和现货市场价格收敛。

芝商所(CME Group)的网站上有一个非常实用交易工具,叫移仓换月进度(Pace of the Roll),它能跟踪能源期货品种每天的移仓换月情况,帮助分析重要基准合约(包括WTI 期货合约)的持仓变动情况。下图就是2020年4月17日(WTI 2005 期货合约到期前第三个交易日)芝商所移仓换月进度工具(CME Group’s Quikstike Pace of the Roll)显示的结果。图中橙颜色的线显示WTI 2005合约的持仓量远超平均水平。鉴于全球原油基本面出现史无前例的供需情况,企业更加依赖WTI期货合约来管理价格和交易对手方风险。

期货到期时,芝商所将选择交割和接收现货的买卖双方进行匹配。由于近期原油市场需求(炼厂加工量低迷)和供应(库存增加)极度失衡,在WTI 2005合约到期时,多头和空头不得不对其头寸进行结算,导致油价跌至负值。还需注意的是,在4月20日下午和4月21日上午两次出现负油价后,WTI 2005合约最终结算价为10.01美元/桶,显示出期货价格和现货价格在成功收敛至最终结算价。交易没有发生中断,市场继续发挥价格发现功能。

来源:芝商所移仓进度工具;LQ/UQ是最近20个月份的期货合约持仓量的上四分位和下四分位;平均值、最大值/最小值从最近20个月份的期货合约的移仓量计算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