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乌危机的影响下德鲁日巴输欧管网按下暂停键

作者:Markit

发布时间:2022年03月17日

摘要

  • 尽管德鲁日巴是一条通往欧洲的(原油)既定供应路线,但如果欧洲拒绝使用俄罗斯石油,或者管道因其他原因关闭,其所连接的炼油厂可能面临中断风险。
  • 一条通过波罗的海的(原油)替代供应路线。 Plock, Schwedt, and Leuna 炼油厂将必须依赖于格但斯克和罗斯托克2个港口,这两个港口的日吞吐约为74万桶。但形势依旧会非常紧张。
  • 还可以通过亚得里亚海提供替代供应路线。Adria和Transalpine(TAL)管网可以为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匈牙利、斯洛伐克、奥地利、德国和捷克的相关炼油厂提供原油供应。
  • 从克罗地亚到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的(过境)运输能力可能会受到限制,但从管道的角度来看,在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维持至少75%的利用率应该是可行的。

介绍

欧洲炼厂历来高度依赖俄罗斯原油。但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西方(主要是美国和大部分欧洲国家)正与俄罗斯进行经济战。作为经济战的重要一部分,美国和英国已经宣布了对俄罗斯石油的禁令。此外,许多西方石油公司拒绝使用俄罗斯石油,这是他们的一种“自我制裁”。我们预计这些事态发展将导致俄罗斯对欧洲的原油供应中断。

2021年前11个月,欧盟27国从俄罗斯进口的原油约为220万桶/日,约占欧盟27国原油进口量的25%。德鲁日巴管道网络向波兰、德国、捷克、匈牙利和斯洛伐克供应原油。目前,通过这个管网的供应正常。但是,在管网系统完全关闭的情况下,会有什么潜在的影响呢?如图1所示,利用我们的中游数据库,确定了相关的供应路线以及连接终端和炼油基础设施。

截至2022年1月,通过德鲁日巴管网供应的原油约为75万桶/天,其中大部分原油销往德国(50%),其次是波兰(16%)、斯洛伐克(13.5%)、匈牙利/斯洛文尼亚(11%)和捷克(9.5%)。这一数字可以与管网最高流量(2018年6月)相比,当时的流量约为1.03百万桶/天。如果整个德鲁日巴管道系统关闭,(目前这些)原油供应必然转向水路供应,这将大显著提高欧洲港口的使用效率(以及吞吐量)。

可选择波罗的海路线

2022年1月,波兰通过德鲁日巴管网进口了约18.8万桶/日的原油,德国进口了37.8万桶/日的原油。据了解,2022年2月至3月期间,随着波兰的PKN Orlen将购买更多的沙特原油,德鲁日巴原油管道的流量将减少约9万桶/日。与炼油厂连接的可选择的供应路线将是通过格但斯克(波兰)和罗斯托克(德国)港口运往原油进口终端,这种情况可能需要将相连接管道的运输能力推到最大。在高炼油利润率的情况中,与波兰德鲁日巴管网相连接的炼油厂(Gdansk and Plock)的日炼油量可能在56万桶左右。这两家炼油厂同时利用德鲁日巴管网和格但斯克港口进口原油供应自己的终端。格但斯克港口的进口原油码头与格但斯克炼油厂(通过管道)直接相连。通过格但斯克-普洛克(Gdansk-Plock)管道,普洛克炼油厂从码头获得部分原油进口。格但斯克-普洛克管道是一条日处理能力约60万桶的原油供应路线。从这些炼厂使用的原油品种方面看,俄罗斯乌拉尔一直占主导地位,但格但斯克码头也可以接卸北海、沙特阿拉伯、加拿大、美国、拉丁美洲以及北非和西非等地多种进口油种。

至少通过德鲁日巴显着减少供应是有先例的。2019年,当发现乌拉尔原油受到有机氯化物污染时,通过德鲁日巴管网的石油供应降量20%。因此,依赖于德鲁日巴管网的两家炼油厂(Schwedt and Leuna)都面临供应不足风险,但通过罗斯托克(德国)和格但斯克(波兰)港口的原油供应将会降低影响。在炼油利润高企的情况下,Schwet和Leuna炼油厂理想的日炼油量将在41万至42万桶左右。然而,罗斯托克港口和Schwet炼油厂之间的管道能力仅为14万桶/日。这也意味着Leuna炼油厂的原油供应将非常依赖于德鲁日巴管道的俄罗斯原油供应。

Plock, Schwedt, and Leuna炼油厂可能需要大约71万桶/日,管道总运力约为74万桶/日。当波兰海岸的格但斯克炼油厂(需要)增加20万桶/日,总计增加90多万桶/日时,运力情况可能会非常紧张,这将要求格但斯克的Nafoport终端的运转效率非常高。

通过采用OTA,一种全球包含原油、成品油和液化石油气/天然气设施终端的基准工具,我们可以评估如果德鲁日巴管道系统关闭,罗斯托克和格但斯克港口是否适合作为替代原油进口枢纽(见图2和图3)。

在罗斯托克,原油处理能力将受到限制,因为港口只有泊位可以停靠原油油轮(Grosstankanlager Olhafen Rostock No.3)。此外,LR2船型是泊位可接受的最大尺寸,这对卸货船舶的装载量施加了限制。船型限制意味着需要更多的船卸货,才可以弥补受损失的供应。然而,近年来泊位吞吐能力较低,表明码头还有能力提高泊位的吞吐能力来装卸更多数量的货物,以保证连续运往 Schwedt and Leuna 炼油厂。

在格但斯克,有泊位可以供油轮靠泊作业装卸原油,其中两个泊位可停靠超大型原油运输船(VLCC)。在格但斯克同样如此,泊位吞吐能力也并不是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来自OTA的历史数据显示,由于历史上曾被用作原油出口码头,所以所有泊位的吞吐能力将会更大。平均每小时卸货速度也高于罗斯托克,而平均船只周转时间更短,这表明格但斯克的运营效率更高。然而,如果俄罗斯或欧盟决定关闭德鲁日巴管网,假设运营公司能够在一个供不应求的市场中获得必要的水路运输的原油,很可能这两条路线都将不得不被最大限度地利用。

可选择亚得里亚海路线

亚得里亚海管道系统应该有闲置(运输)能力,在德鲁日巴系统完全关闭的情况下是可以增加水运原油的进口。Adria原油管道系统始于克罗地亚的Omisalj码头,额定日运力为48万桶,连接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的炼油厂。从克罗地亚到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的运输能力可能会受到限制,但从管道的角度来讲,在斯洛伐克和匈牙利保持至少75%的运力应该是可行的。

观测到始于的里雅斯特的TransAlpine(TAL)管道系统的最大流量约为930,000桶/日。如果所有相连的炼油厂都以90%的利用率运营,那么通过TAL需要96万桶/日,这应该是可行的,同样假设地中海可以获得替代的原油,例如将中东现货原油从亚洲分流,或者最大限度地增加西非原油的流入,以及基于定期合同的灵活采购。图4利用我们的中游数据库,说明了原油运输路线(港口、码头、储存、管道)和相关加工设施(炼油厂)的关键能力。